酱酱酿酿酱

突然诈尸的脑洞

脑子突然被脑洞占满,先记下来。
《错误姿势》一开始的定位就是be,结局一直没有想好该怎么弄,这几天神游突然有了点子:
九妹领了便当之后,冰哥一个人辛辛苦苦、又当爹又当爸的把娃拉扯大,后来被娃从王座上挑了下来。冰哥看着那双祖传三代的眼睛,想起了在异世界恩恩爱爱的冰秋夫夫,觉得人生不值得啊,没什么意思,顺利登出。
后来在类似灵魂状态的时候,遇见了一个自称天道的系统。该系统对冰哥撩九妹的失败过程进行了无情的嘲讽:娃都有了,九妹都没把到手,丢人。并决定大发“善心”给冰哥一个重来的机会,但是之前得穿越各个世界,进行培训,最终合格了会把冰哥送回适当的时间点,让一切重新开始。
这些世界呢,就有之前有的脑洞,比如双A啦,动物世界啦等等。在穿越的过程中呢,除了给冰哥做模拟训练,也在给九妹的灵魂进行复原,当然是在攻略成功的前提下啦。
可能会有的对话:
冰哥:“每个世界都有个岳清源就算了,怎么每次都是他先遇上师尊的?”你一定是故意的
系统:“爸爸创造的世界你有什么不满意的,下个世界把柳清歌也加上好了。”
所以是快穿升级流啦(大概)
名字就叫《攻略九妹的正确姿势》好了。
以上。
哦,对了,这篇是he,我保证。
顶锅盖逃跑。

本来已经卸载LOFTER了,想了想还是爬上来立一个flag。
很差劲,没考上,来年见,有坑必填。
以上。

年更前的脑洞

大概是动物世界pa吧
节目组观察对象猎豹冰哥×差点一蹄子踹死幼年冰哥羚羊九妹
冰哥作为节目组的观察对象,从小被跟踪拍摄,直到冰哥终于成年,迎来了第一个有繁殖意义的春季,节目组很兴奋,苍蝇式搓手手。
九妹是一只成熟漂亮的羚羊,虽然是猎豹的捕猎对象,但丝毫不惧怕,经验丰富,曾经有过将一只前来挑衅的小猎豹(冰哥)踹伤的英勇战绩,并因此被节目组注意,顺带观察。
在这个繁殖的季节,雄性动物更加努力的捕食,以吸引雌性的注意。
冰哥再次选择了九妹作为捕猎的对象。
隐藏,等待,观察,蓄力,冲刺,出击,捕获。
节目组全程跟拍,拿到了满意的视频,很好,接下来是进食。
冰哥没有一口咬开九妹的喉咙。
冰哥用九妹,度过了豹生中的第一个繁殖期。
......
节目组决定放弃这期视频。
我们下期再见。

我和我妈
“昨天睡觉前本来困死了,一想到到时候我的名字出现在录取线的下面,就顿时睡不着了。又困又睡不着,太痛苦啦。”
“哦?那你后来怎么睡着的?”
“我只能安慰自己,爸爸会原谅我的。”
我妈笑眯眯:“妈妈不会原谅你哦~”
呵,女人。

记梗

其实特别想看这种:冰哥让九妹生下崽子后把九妹继续囚禁起来,不让崽子见九妹。后来崽子长大了,夺了冰哥的心魔剑,把冰哥从王座上挑了下来,露出九妹招牌式嘲讽笑容,当着冰哥的面,带着九妹跑路了。
最好崽子长得和九妹超级相似,然后一双眼睛像冰哥。明明身为魔族,却偏偏一身仙气,那种矛盾的结合体。
其实就是想让冰哥产生一种:当初应该把这小崽子射到墙上去的,emmm,悔恨的心情吧。

占tag致歉,一些絮絮叨叨不知所云

自从学了瑜伽,再想想当初准备给九妹的酱酱酿酿,觉得万分对不住九妹,腰真的会很疼,后果啊,估计冰哥会当场被踹下床吧(笑)。
周六周日就要考试了,下周一出成绩,没过的话,这些坑和脑洞就要留到下一年来填了,真的是万分抱歉,鞠躬。
越想越觉得自己太差劲了,顶锅盖跑走。

要准备考试,先停更一段时间,坑一定会填完的。

是的,又是脑洞。abo背景。伪装成O的A冰哥×想找个O安安心心过日子的A九妹。相亲对象,蓄谋已久的久别重逢,年幼时期有过不愉快。可能有这种场景:
冰哥:跟我好,不然老子真把你变成O,然后被我锁家里生孩子,翻来翻去酱酱酿酿,再也别想出门!
九妹:救命!相亲对象是个神经病怎么办,在线等,非常急!
有人看的话,可能会写出来
没有人看的话,那就永远做个脑洞,想想爽过吧~

攻略九妹的错误示范(四)

沈清秋看着横剑将他护在身后的岳清源,眼里再也没有其它。岳清源的身形很稳,即便寿元在不断的流逝,也没有将剑收归入鞘的打算。他失去过小九一次,不能再将他弄丢了。

为什么不放弃呢?为什么还要坚持下去呢?岳清源在沈清秋的眼中,慢慢变成了尚还年少的岳七,那个时候的沈清秋还是个和修雅不沾边的沈九,每次遇到麻烦,岳七都会将他牢牢的护在身后,一边叫他赶紧离开,一边努力和其他人周旋。一个饭都吃不饱的少年人,能挡住什么,能挡多久?从少年到掌门,从岳七到岳清源,经历让他变了很多,但一遇到任何有关小九的事情,他就还是学不聪明。

怎么就学不会呢?岳七你算沈九的什么人?他的事需要你多管吗?你这幅老好人的样子还要摆多久?现在好啦,就为了一个人渣,命都要搭进去啦。真的是……沈九一时间找不到话来形容,只觉得眼眶有点酸涩,玄肃的剑光实在是太刺眼了,这魔族的身体实在是不中用。

不值当啊岳七,真不值当。什么时候能看清形势、能变精明就好了,这样就能知道,离沈九这个人渣越远越好。如果没有遇见沈九,就不用拜入苍穹派还心怀牵挂,就不会修炼的时候走火入魔,就不会命入玄肃,就不会对沈九如此纵容,以至于让洛冰河走到欺师灭祖的地步,也不至于让整个苍穹派落到现在这么左右为难的境地。

他沈九就是个祸害,是所有人命里的死劫。

怎么还不明白呢,岳七?

算了吧,岳七,够了,你做的够多了。对得起沈九那一生一次的义气。

岳清源感觉全身各处都在叫嚣着疼痛,眼前一片白,一片黑,看不清任何景象,只记得背后还有小九,需要他的保护。执剑的手很冷,用力过猛使得整只手都泛着不正常的青白色,忽地那只手被人握住了,是小九的手。沈九握着他的手,慢慢的将玄肃推回剑鞘中。沈九的脸上还沾有其他人的血,但神色中已经没有方才的癫狂,也没有成为沈清秋后的冷漠神色,是小九的样子。小九的眼中有很多东西,岳七一时间没能全看明白。小九似乎有什么话想对他说,但又什么都没有说出口,眼珠转了转,心思却已经百转千回,岳七知道,小九在想关于他们俩的事情,只关于他们俩,岳七有足够的耐心去等小九开口。

该说些什么呢?沈九想。我原谅你了?快走?还是……对不起?不知道。事到如今,似乎什么都没有说的必要了。

沈九向岳七打出一发灵力,将岳七远远的推了出去,眼中倒映着岳七渐行渐远的身影,死死地盯着,仿佛想要将此刻的岳七刻进自己的心里,在以后漫长人生中,随时能调出来看看,想一想。

“七哥……”

岳七眼皮突然跳了跳,看着将他推出去的小九,心里猛的有了不祥的预感。

“小九!”

沈清秋自爆金丹了。

必死无疑。

世间再无沈清秋。

世间再无岳七和沈九。

洛冰河亲了亲怀里睁开眼睛的人,满足地笑了笑。

只有他的师尊。

洛冰河将人带回魔宫的竹舍,将其安置好,留下一句:“弟子晚些再来看师尊。”便晃了出去。洛冰河很开心,他想找个人分享一下此刻的心情。

柳溟烟是个很好的聊天对象。洛冰河脚步一转,去拜访柳溟烟,他想喝她泡的茶了。

“方才听说,沈师叔自爆金丹了。”柳溟烟将茶醒了一遍。“节哀。”

“我以为溟烟因为柳师叔的事情,对这消息应该是有些高兴的。”

“哥哥的事情毕竟只有些捕风捉影的线索,算不得事实。但沈师叔离世,却是真的。”

洛冰河接过泡好的香茗,低头闻了闻,没有说话。

“我还以为,你们能将心结解开。没想到,世事难料,如今却是没有这个机会了。”

“解开?”洛冰河摇了摇头。“我和师尊之间的矛盾,没办法解开。他厌恶我,我经历了这么多,对他也是有怨恨的。”

“溟烟,这是死结,解不开。”

“冰河,你聪明一世,怎么偏偏在这件事上看不透呢?”柳溟烟看着眼前有些气闷的男人,有些失笑。“沈师叔不是简单的厌恶你,他是嫉妒你啊。”

“这有什么分别?嗯?他终究还是不喜欢我。”

“厌恶一个人的原因有很多,但嫉妒一个人的理由只有一个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你拥有他想要却得不到的东西啊,从另一个角度来说,也算是一种求而不得。”柳溟烟说:“这比单纯的厌恶更复杂,也更容易解开。”

嫉妒吗……洛冰河没有想过这些。当初满心满眼都是那个人,但是对方的冷待让自己受伤和难过,总觉得是自己的不好,是自己的不对;后来在无间深渊走了一回,觉得是自己识人不清,一腔真情倾倒在一个错误的人身上,对方实际上就是一个人渣而已,倾慕转为怨恨,只想让对方付出代价,让他后悔。到底还是被那个人占满了这颗心。真是……可笑。

他从来没想过他们之间的结能解开。

“你们若是能坐下来好好聊一聊,也许结局会不一样。所以,非常的可惜。”柳溟烟深深的看了洛冰河一眼。

“嗯……”

下章一定要这俩货滚床单,明明一开始只想让他们在床上解决全篇的,唉,生气,想坑都坑不了。

给冰哥派个神助攻,柳宿花眠太太万岁。

之前在微博上看到的,就是成仙的时候要是被人看见了就不能成仙的传说,主要是指五大仙。突然脑洞,有改动。
狐妖九妹是个小妖,一次进阶的时候被人形冰哥无意间看到了,就导致进阶失败。九妹很生气,就找到冰哥并不断捣乱使绊子,以此来报复(毕竟是小妖,折腾不出大问题)。冰哥不胜其烦,露出凶相。原来冰哥是个狼妖,还是个大妖,活了很多年的那种,因为活得太久了,觉得当妖没什么意思,继续修炼要遭雷劈,就伪装起来当人,结果撞上小狐妖进阶,还被其事后纠缠,体会了一把小鬼难缠,生气,露出凶相。
九妹被冰哥给吓到了,痛哭指责冰哥坏人好事还不负责任,没天理啦吧啦吧啦。冰哥就把九妹留在身边指导他修炼,带娃打怪的升级之旅,升着升着就升到床上去了,大妖的元阳也是大补呢~然后就酱酱酿酿。总之是个小甜饼,巨ooc,就是这样。
开完脑洞就跑,贼刺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