酱酱酿酿酱

后续:沈美人的婚后生活

依旧是沈美人和洛土匪的故事,依旧是小学生文笔。

在沈九还是沈美人的时候就听说过,洛土匪一把长剑,耍得是虎虎生威。现在沈九是压寨夫人了,那把长剑洛冰河是怎么耍的,依旧没能看到。腰间的长剑没机会见识,腿间的那把倒是天天打照面。不光是打照面,还要和小畜生好一番探讨。几次下来,沈九承认,洛土匪的长剑,确实是虎虎生威,不但威风,还剑法繁多,厉害。

都说没有耕坏的田,只有累死的牛。沈九趴在床上,觉得自己可能看不到累死牛的那一天了,心下琢磨着哪天拿把小剪刀,让小畜生和自己做好姐妹好了,让他整天喊自己“九妹”。正挥洒汗水、施展剑法的洛冰河突然感觉胯下一凉,抖了一下,拱的更深了。沈九一头撞在床板上,翻了个白眼,这日子没法过了。

“洛冰河,我明天要喝鸡汤,要乌鸡的。”

“晓得咯。”洛冰河把人捞回来,揉了揉被撞的地儿,又把手探到沈九的肚皮上。“诶,九妹,你说,都这么长时间了,你咋还没给我怀上个大胖小子呢?”

又来了……每日必问。一开始沈九还感到羞耻,时间一久就麻木了。把咸猪手拍开,扫一眼土匪整齐的腹肌,“可能是你……不够努力吧。”行了,明天加餐。

洛冰河被那一眼扫的,心里像是被奶猫挠了一把,媳妇是个可塑之才,越来越上道了。

洛冰河作为土匪头子,有一项特别不土匪的技能—做饭。沈美人吃饭是为了生存,压寨夫人吃饭是为了生活。沈九的称号从“沈美人”三个字,变成了“压榨夫人”四个字,体格也从单薄变成了健康。这可是洛厨子早也喂晚也喂的成果呢,真是可喜可贺。

虽然沈九的身体好了起来,但还是经常四肢无力,手不能提肩不能抗,走两步腿酸,跑两步要喘。这个养不好,洛冰河很愁。沈九无所谓,手脚都还在,总要比没有好。

这天洛冰河很高兴,宰了只肥羊,让秋家狠狠的放了血,怕是不敢再从山下过了。洛冰河进屋的时候,沈九在看话本。沈九看得高兴,洛冰河也看得高兴。沈九带笑的眉眼好看,拿书的手指好看,窄窄的腰身好看,屁股后面的狐狸尾巴好看,还一摆一摆的……

尾巴?

沈九穿着身白的,没套外面的青色褂子,那尾巴也是白的,配着还真协调。也就洛冰河还有这心思向这些,一般人早叫出声了。

洛冰河不但没叫出声,甚至还想舞剑。

沈九抬头,看见洛冰河挡在门口,便回过身把背后的白狐狸拎给他看:“喏,你要的大胖儿子。”

“……我哪有这么丑的崽。”

白狐狸像是听懂了,瞅了洛冰河一眼,转身叼了把精巧的小剪刀放到沈九面前。

“…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有意思,我喜欢它。洛冰河,我要养它。”沈九把白狐狸抱在怀里撸了撸,毛绒绒的,又揉了一把。

突然,那白狐狸低低地叫了一声,扭动起身子,身上的白毛疯狂地掉落,身形也在不断地变化,最后变成个人类婴儿,白白的,肉嘟嘟。沈九把小孩子的双腿掰开看了看,淡定地对洛冰河说:“现在是个大胖儿子了。”又颇有些遗憾:“啧,没有毛可以撸了。”

晚上,洛冰河梦见了一只大白狐狸。毛色光滑油亮,非常适合做围脖。

“人类,吾听见了你要儿子的愿望,如今你的愿望已经实现,可还满意?”必须满意,那是本尊的崽。

“不满意,收回去,我不喜欢小孩子。”今晚沈九都是抱着小崽子睡的。

“……不满意也收着,已经送货上门了,不提供退货。”

“那我把它扔了。”

“你这压寨夫人还是我给你找的,你就这么对你的媒人?”

洛冰河当初找媒婆去向沈九提亲,确实是受梦所托,连续三天梦里都有个声音在说:“你的命定之人是山那头的沈九,莫要再错过了。”洛冰河也到了成家的年纪,但是碍于土匪的身份,红鸳星一直动不了,强抢民女的事儿做不出来,就准备这么单着。突然有这么一下梦境预示,洛冰河也有些心动,派人打听了一番,是有这么个人,这沈九提的要求也像是为自己打造的,当即去镇上请了个媒婆去说亲,这才有了后来的春宵苦短,夜夜笙歌。

白捡个儿子也不错。

不过……洛冰河看着沈九怀里的儿子,早知道会成真,当初应该说要闺女的。


评论(13)

热度(17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