酱酱酿酿酱

攻略九妹的错误示范(四)

沈清秋看着横剑将他护在身后的岳清源,眼里再也没有其它。岳清源的身形很稳,即便寿元在不断的流逝,也没有将剑收归入鞘的打算。他失去过小九一次,不能再将他弄丢了。

为什么不放弃呢?为什么还要坚持下去呢?岳清源在沈清秋的眼中,慢慢变成了尚还年少的岳七,那个时候的沈清秋还是个和修雅不沾边的沈九,每次遇到麻烦,岳七都会将他牢牢的护在身后,一边叫他赶紧离开,一边努力和其他人周旋。一个饭都吃不饱的少年人,能挡住什么,能挡多久?从少年到掌门,从岳七到岳清源,经历让他变了很多,但一遇到任何有关小九的事情,他就还是学不聪明。

怎么就学不会呢?岳七你算沈九的什么人?他的事需要你多管吗?你这幅老好人的样子还要摆多久?现在好啦,就为了一个人渣,命都要搭进去啦。真的是……沈九一时间找不到话来形容,只觉得眼眶有点酸涩,玄肃的剑光实在是太刺眼了,这魔族的身体实在是不中用。

不值当啊岳七,真不值当。什么时候能看清形势、能变精明就好了,这样就能知道,离沈九这个人渣越远越好。如果没有遇见沈九,就不用拜入苍穹派还心怀牵挂,就不会修炼的时候走火入魔,就不会命入玄肃,就不会对沈九如此纵容,以至于让洛冰河走到欺师灭祖的地步,也不至于让整个苍穹派落到现在这么左右为难的境地。

他沈九就是个祸害,是所有人命里的死劫。

怎么还不明白呢,岳七?

算了吧,岳七,够了,你做的够多了。对得起沈九那一生一次的义气。

岳清源感觉全身各处都在叫嚣着疼痛,眼前一片白,一片黑,看不清任何景象,只记得背后还有小九,需要他的保护。执剑的手很冷,用力过猛使得整只手都泛着不正常的青白色,忽地那只手被人握住了,是小九的手。沈九握着他的手,慢慢的将玄肃推回剑鞘中。沈九的脸上还沾有其他人的血,但神色中已经没有方才的癫狂,也没有成为沈清秋后的冷漠神色,是小九的样子。小九的眼中有很多东西,岳七一时间没能全看明白。小九似乎有什么话想对他说,但又什么都没有说出口,眼珠转了转,心思却已经百转千回,岳七知道,小九在想关于他们俩的事情,只关于他们俩,岳七有足够的耐心去等小九开口。

该说些什么呢?沈九想。我原谅你了?快走?还是……对不起?不知道。事到如今,似乎什么都没有说的必要了。

沈九向岳七打出一发灵力,将岳七远远的推了出去,眼中倒映着岳七渐行渐远的身影,死死地盯着,仿佛想要将此刻的岳七刻进自己的心里,在以后漫长人生中,随时能调出来看看,想一想。

“七哥……”

岳七眼皮突然跳了跳,看着将他推出去的小九,心里猛的有了不祥的预感。

“小九!”

沈清秋自爆金丹了。

必死无疑。

世间再无沈清秋。

世间再无岳七和沈九。

洛冰河亲了亲怀里睁开眼睛的人,满足地笑了笑。

只有他的师尊。

洛冰河将人带回魔宫的竹舍,将其安置好,留下一句:“弟子晚些再来看师尊。”便晃了出去。洛冰河很开心,他想找个人分享一下此刻的心情。

柳溟烟是个很好的聊天对象。洛冰河脚步一转,去拜访柳溟烟,他想喝她泡的茶了。

“方才听说,沈师叔自爆金丹了。”柳溟烟将茶醒了一遍。“节哀。”

“我以为溟烟因为柳师叔的事情,对这消息应该是有些高兴的。”

“哥哥的事情毕竟只有些捕风捉影的线索,算不得事实。但沈师叔离世,却是真的。”

洛冰河接过泡好的香茗,低头闻了闻,没有说话。

“我还以为,你们能将心结解开。没想到,世事难料,如今却是没有这个机会了。”

“解开?”洛冰河摇了摇头。“我和师尊之间的矛盾,没办法解开。他厌恶我,我经历了这么多,对他也是有怨恨的。”

“溟烟,这是死结,解不开。”

“冰河,你聪明一世,怎么偏偏在这件事上看不透呢?”柳溟烟看着眼前有些气闷的男人,有些失笑。“沈师叔不是简单的厌恶你,他是嫉妒你啊。”

“这有什么分别?嗯?他终究还是不喜欢我。”

“厌恶一个人的原因有很多,但嫉妒一个人的理由只有一个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你拥有他想要却得不到的东西啊,从另一个角度来说,也算是一种求而不得。”柳溟烟说:“这比单纯的厌恶更复杂,也更容易解开。”

嫉妒吗……洛冰河没有想过这些。当初满心满眼都是那个人,但是对方的冷待让自己受伤和难过,总觉得是自己的不好,是自己的不对;后来在无间深渊走了一回,觉得是自己识人不清,一腔真情倾倒在一个错误的人身上,对方实际上就是一个人渣而已,倾慕转为怨恨,只想让对方付出代价,让他后悔。到底还是被那个人占满了这颗心。真是……可笑。

他从来没想过他们之间的结能解开。

“你们若是能坐下来好好聊一聊,也许结局会不一样。所以,非常的可惜。”柳溟烟深深的看了洛冰河一眼。

“嗯……”

下章一定要这俩货滚床单,明明一开始只想让他们在床上解决全篇的,唉,生气,想坑都坑不了。

给冰哥派个神助攻,柳宿花眠太太万岁。

评论(8)

热度(107)